快乐5分彩官网-计世资讯
点击关闭

酒后驾驶-酒后进小区不算“道路醉驾”

外籍可当华为CEO

醉駕案件終究還是刑案,也要遵循「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根據事實情況,作出罪責刑相適應的判決。

《刑法》對於犯罪概念的界定同樣應該適用於醉駕案,對於「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醉駕者,就應該予以出罪,做出不訴或者免刑處理;對於符合緩刑適用條件的案件也可適用緩刑。

事實上,自2011年5月我國刑法修正案(八)規定「醉駕」是犯罪以來,醉駕案件很快成為各地上升勢頭最猛的刑事案件,部分省份甚至佔了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還多。主要原因是立法之初往往「執法必嚴」,加上不少觀點認為,只要醉駕了就是犯罪,就要受到刑事處罰,幾乎要將醉駕案排除在緩刑和不起訴範圍之外。

《紀要》詳細列明了不得適用緩刑的8種嚴重情形、符合緩刑的條件以及不屬於「醉駕」的情況,這是執法趨向「精準」而非「輕縱」。事實上,其規定的內容並未改變醉駕入刑的標準,也不意味着對醉駕一律要從輕處理,而是統一刑法適用的標準,使醉駕案件的處罰更加明確化,更加人性化,以適應具體案件的複雜性、多樣性。

如果你認為以後能大搖大擺地酒後在小區、學校里「兜風」,那就大錯特錯了。酒後進小區不算「道路醉駕」,但同樣可能是違法甚至犯罪行為。這也涉及刑法的另一個重要原則——罪責刑相適應。若酒後開車進小區造成事故,依法可能以過失致人重傷或過失致人死亡來定罪,處罰的力度比醉駕更重。如果是醉駕時故意放任危害結果發生的,還可能構成故意犯罪,處罰會再重一級。

對於醉酒在廣場、公共停車場等公眾通行的場所挪動車位的,或者由他人駕駛至居民小區門口後接替駕駛進入居民小區的,或者駕駛出公共停車場、居民小區后即交由他人駕駛的,不屬於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規定的「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

《紀要》強調指出,刑法中的「道路」,按《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規定執行,不包括居民小區、學校校園、機關企事業單位內等不允許機動車自由通行的通道及專用停車場。

甚至有報道稱,一些不法分子利用「醉駕一律入刑」來碰瓷。先佯裝代駕替車主開到小區門前借故離開,等車主自己開動便由同伴製造追尾事故,利用車主害怕報警的心理,敲詐勒索。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執法上的「一刀切」忽視了醉駕案件終究也是刑案,也要受到刑法規範和刑法原理的制約與指導。

□金澤剛(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將酒後接替代駕進小區不算「醉駕」的「開口子」跟「酒後不開車」的剛性對立起來,沒必要——前者本也不是對酒駕醉駕無原則地「網開一面」。

有人就質疑,小區、學校的公共安全同樣重要。酒後在小區、學校駕駛不算醉駕的「口子」一開,多少讓人有些心驚膽戰。

醉駕犯罪主要危害的是公共安全,這種危害性的評價是多層面的。除了酒精含量以外,還要考慮駕駛的車輛種類、行駛的道路種類、實際損害後果等多方面因素,同時還要結合考量醉駕者的認罪悔罪態度、是否受過違法違章處罰等事後事前情節。

10月8日,浙江省公檢法部門聯合發佈的《關於辦理「醉駕」案件若干問題的會議紀要》(下稱《紀要》),一時間引發熱議,有輿論認為,這是「醉駕入刑」鬆綁的信號。

但在嚴與寬之間,如何把握分寸尚存在爭議。如今,飲酒與駕車稀鬆平常,醉駕的情形也具有多樣性和複雜性。浙江此番出台相關規定,統一執法操作標準,落實貫徹好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讓醉駕案件回歸到普通刑事案件的範疇中,這樣的動作值得肯定。

今日关键词:第五大操作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