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加盟代理多少钱-石嘴山新闻
点击关闭

旅行-世人将原田泰治的画归为「素朴画」之列

钢铁市场一货难求

他的畫中有季節。春天的泡桐花、款冬花、福壽草、水芭蕉;夏天的蜻蜓、北萱草;秋天的紅葉、稻田;冬天的雪花……大自然蟄伏在他的畫裏,看一眼,便覺春夏秋冬,四季流轉,人生何須急躁,該來的都會來,季季有季季的美。畫裏的童趣也叫人愛。用麥稈吸管吹泡泡、在田野上放風箏、光着腳丫河邊捕魚……這些童年遊戲,身處中國的我們也都經歷過。「那黃金般的孩提時代,就像冬夜裏的星星,五月的晨露」,無憂無慮,天真爛漫。

樹木、原野、天空、花朵、河流、遠山、幾個小人……翻開原田泰治的素樸畫,時光就自動放慢了腳步,好似一股風吹來我聞見了青草的味道,整個人變得雲淡風輕,身邊的焦慮、煩惱統統一秒鐘被過濾走了。

原田泰治的畫為何如此受捧?讀完他的畫冊集《故鄉,心裏的風景》,我找到了答案──寧靜。

當然,畫裏缺少不了人物。有趣的是,原田泰治筆下的插秧少年、賣藥郎、採蜂人……無一例外都是無目無口(戴眼鏡的則會畫一幅鏡框),一如豐子愷筆下的「無臉人」。泰戈爾曾這樣稱讚過豐子愷:「用寥寥幾筆,寫出人物個性。臉上沒有眼睛,我們可以看出他在看什麼;沒有耳朵,可以看出他在聽什麼。高度藝術所表現的境地,就是這樣。」用此話來形容原田泰治的人物畫法也有異曲同工之妙。無目無口便多了咀嚼的餘味。

圖:原田泰治的畫作/作者供圖

原田泰治,是日本當代風景畫家。小時候,因患小兒麻痹症,腿腳不便,無法自由行走,只能在有限範圍內眺望外面的景色。也因此,大自然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原田泰治將視角投向了日本傳統儀式。看着他的畫,就好像跟着他在日本做了次深度旅行,旅行的光陰交織着種種好奇的意趣,了解到日本的一些風物習俗:白木野稻草人祭、白石木偶人、出雲崎紙氣球、松本七夕人偶、用瀨町流水人偶、廣見町秋祭鹿舞、祁答院村子裏的田神搬家……

世人將原田泰治的畫歸為「素樸畫」之列。所謂素樸畫,是相對於美術正統而言,指創作時摒棄了解剖學、透視法等文藝復興以來的學院派技法,呈現出見素抱樸的稚拙畫風。它不夠華麗,不夠古典,然而它溫潤、安寧,一眼打動人心。雖然畫的是日本,可是我在他的畫裏也找到消逝已久的心靈故鄉。

一九八二年四月,受《朝日新聞》邀請,美術出身的原田泰治從故鄉信州出發,開始去各地采風、創作,踏上了圖文連載的旅程。而在此之前,他幾乎從未外出旅行過。他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腳步遍及日本四十七個都道府縣。截至一九八四年九月,兩年半時間,他在《朝日新聞》連載「原田泰治的世界」總計一百二十七期,收穫了一眾粉絲。

畫冊中,原田泰治還為每幅小畫搭配了隨筆文字,他的文筆清新,比喻新鮮,很討我愛。他寫捕撈北海道甜蝦的打瀨船:「晌午過後滿載而歸,白色的船帆看起來一幅昂首挺胸的樣子。」寫京都的蔬菜店:「五顏六色的蔬菜和水果擺放在貨架上,就像是鄉土玩具,帶給人一種別樣的美感。」

今日关键词:高以翔曾饰演吉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