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排列3-区块链资讯
点击关闭

人才科学家-亲历了几十年来我国科研条件和科技人才情况的巨大变迁

雪莉今日进行尸检

薛其坤常跟學生們說,最近的幾十年裡,中國的科研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科研基礎設施和技術條件得到了極大改善。時光回溯幾十年,我國的實驗平台、實驗設備、實驗儀器和實驗技術水平與國際一流國家相比,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現在,隨着我國經濟高速增長,國力越來越強大,很多實驗室的儀器設備和實驗技術,都已達到國際一流水平,為科學研究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科學家走向世界,開拓視野,學習世界最先進的知識和技術。

記憶「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大師?」這是著名的「錢學森之問」。

薛其坤是著名物理學家、清華大學副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他是我國科技人才狀況變遷的親歷者。1999年入選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2004年入選教育部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特聘教授,2005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2013年從實驗上首次發現量子反常霍爾效應,2014年獲得求是傑出科學家獎,2016年9月獲得未來科學大獎物質科學獎。2019年「量子反常霍爾效應的實驗發現」被授予2018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薛其坤是科技人才隊伍的傑出代表,也培養了一批優秀的新生力量。

2016年,薛其坤榮獲首屆未來科學獎,他在獲獎感言中說:「我50多年前出生在山東沂蒙山區的一個小山村,家鄉非常貧窮。我就像一隻小船,從非常簡單的地方出發。中國的科學處在黃金時代,而我本人就是這個黃金時代的幸運兒。」

科學家們的科研環境越來越好、科研條件越來越好,工作和生活中可以做出的選擇也越來越多。正因為有了這些背景,中國科研人員在質和量上都發生了重大變化。薛其坤說,40年前,能接觸到國際一流研究的科研人員很少。而現在以清華大學為例,不論教師或科研人員,大多都有過國際工作經歷,對國際情況比較了解,有着一流的學術水平和學術經驗。

幾年前,曾有人將這個問題拋給薛其坤,他當時的回答十分果斷。他說,其實,「錢學森之問」正在逐漸得到回答。現在清華、北大等高校的學生,還有一些年輕教授都是世界上最優秀的。

在他看來,培養更多的科研人才是優秀科學家除了科研之外的另一項重要責任。正因為如此,在「量子反常霍爾效應的實驗發現」團隊里人才濟濟——他們中有的本就是世界知名的科學家,有的是在團隊里快速成長的青年科學家。中國科學院物理所的研究員呂力,清華大學物理系的系主任王亞愚,年輕一輩的科學家何珂,已經在美國擔當重要研究任務的常翠祖都是典型代表。

曾經在日本、美國、加拿大等多地留學、工作、訪問過,薛其坤認為,在今天這個時代,不論是從科研設施建設還是國家的科研經費支持總量來看,我國都處於世界前列。與其他科技強國相比,在學術創新環境方面我們不像他們經過長時間的積累變得有序和穩定,但我們的創新思路和追求創新的激情都是非常棒的,科研人員的學術水平也在日新月異地提高。「我們國家正以世界最大的創新動力(310328)來推動科學、技術迅速成長着。」

一支梯次合理、素質優良、踏實勤奮,具有創新能力和開拓能力的高層次科技人才隊伍已經形成,並在社會經濟發展的各個領域發揮重要作用。

親歷了幾十年來我國科研條件和科技人才情況的巨大變遷,薛其坤用「日新月異」來形容這些年人才工作的變化和感受。「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渴求人才和重視人才。現在各種各樣的計劃和獎勵,對從事科學研究的人來說,是很好的催化劑和驅動力,是充滿正能量的鞭策。」他說。

今日关键词:陈情令韩国定档